800-820-5114

关注平台微信
专家申请 网站导航 帮助中心
爱因斯坦是怎么“玩”成科学家的?原来游戏也可以让科学变得更有趣
上观新闻
分享到:

  为纪念爱因斯坦诞辰140周年,由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授权的“爱因斯坦的异想世界”特展正在上海举办。著名的能量守恒定理E=MC2、广义相对论手稿、诺贝尔奖章等众多珍贵展品一一亮相,为科学爱好者们呈现一场科普盛会。

在展厅中,有一样展品引起观众的注意——原来这个14层纸牌的模型,就是爱因斯坦幼时钟爱的玩具。和普通的孩子一样,爱因斯坦也是一个爱玩的人。

9月29日,《我的世界》联合启初·天才相对论—爱因斯坦的异想世界特展共同举办了以一场科学家讲堂。中国科学院大学理论物理博士吴宝俊,上海交通大学李政道研究所副教授李晟、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研究员方在庆等多位嘉宾,与《我的世界》开发团队MC部落一同就“游戏让科学更有趣,爱因斯坦如何玩转科学”进行了一场别开生面的头脑风暴。

 科学可以让人快乐

科学是严肃的,但就只能是枯燥的了吗?科学中有哪些好玩的东西?

对于这个问题,曾写过个人传记类小说《“玩”进科学院》的著名青少年科普作家吴宝俊有话要说。他以爱因斯坦的经历为例,介绍了他获得诺贝尔奖的光电效应。“其实光电效应有很好玩的东西在里面。咱们人的眼睛,怎么能够看到图象?其实就是光打到眼睛的视觉细胞上,通过光电效应把它变成了电流,你的神经元感知到这种电流,告诉大脑接收了一个信号,大脑识别的都是电信号。所以人眼睛之所以能够看到东西,就是因为光电效应。”吴宝俊说。

李晟说:“谈到好玩,做科学,从某个角度来说,本身就是玩”。他介绍了

美籍犹太裔物理学家费曼的经历。“费曼说什么是科学家?他的工作像一个侦探,你在这个地方看到了各种各样的痕迹,有些痕迹也许你一下看不着,你得想个办法,设计一下,才能看到各种各样的痕迹,最后从痕迹里面去找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李晟说,“对于费曼而言,科学就是好玩、有趣的。”

游戏真的只能“玩物丧志”?

在科学和游戏的关系上,如何正确的运用游戏来学习科学成为了备受关注的话题。在圆桌会现场,专家们在讨论中与大家分享了自己对于寓教于乐的思考。

吴宝俊笑称自己是在“游戏机堆里长大”的。他是各种游戏的“骨灰级玩家”,甚至在读大学的时候组队参加世界电子竞技大赛。但到快毕业的时候,他发现这并不是他职业的选择,还是物理更有吸引力。于是他考了中科院的研究生,并且搬到了北京。对于游戏和科学的关系,他不认为游戏是罪:“游戏里面有相当合理的东西,而且有些人通过游戏能够学到很多知识的。从这个角度来讲,对于每一位同学,我的建议是你一定要考虑三个字‘自制力’,学习我可以认真的学习,保证我将来过得好,但游戏呢,爱玩,我也痛痛快快的玩,保证自己现在过得好,两边都不耽误。”

科学其实是可以和游戏可以联系在一起。《我的世界》开发团队说,“其实大部分人对游戏印象并不好,但是《我的世界》游戏相对开放,他能在里面加入关于人文、物理等方面的知识”。吴宝俊认为,游戏是让科学更有趣的方式,如何调动年轻人的积极性,用年轻人乐于接受的方式对其进行科学普及,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那如果有一款能教你量子力学知识的游戏呢?其实万物皆可玩。不论是电子游戏还是棋牌游戏,它的背后都存在一定的数学算法和逻辑运算。

游戏也可以是科普的载体


除了激烈的嘉宾讨论外,现场的观众互动提问环节也是精彩万分,他们对会议上的内容做出了进一步的延展与探讨,提出了“游戏对科普的作用”、“如何改变父母对游戏的刻板印象”、“游戏怎样更好承担文化传播的责任”等具有广泛社会意义的问题。现场嘉宾们耐心地阐释了自己的观点。其中,重磅嘉宾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研究员方在庆现身,为观众解答展厅中一件展品《一百位反对爱因斯坦的作者》背后的故事。他说,爱因斯坦对科学艺术有一个态度,他认为包括老师和学生在内,都应该保持一种游戏的心态,他特别不强调以追求最高分数为目的,一定要以自己的兴趣为目的。其实,在教育的过程中,我们都应该保持学习的主动性,保持孩子的好奇心,这才是科学的创造性。

为了让更多玩家体验爱因斯坦的异想世界,《我的世界》借助其自由开放的游戏机制,倚靠创作平台的优势,在学术顾问团的指导下成功将晦涩高深的著名物理理论融合在游戏之中,推出了爱因斯坦主题新玩法:玩家可以在废弃实验室中进行物理实验,运用物理知识和搜集材料来制作各式各样的科学仪器,最终让实验室重新运转起来。玩法所涉及的知识包括了质能互换、光电效应、布朗运动等经典物理原理。

吴宝俊说:“就像是电视争取电视爱好者,报纸争取老年读者,我们做科普的,也可以利用游戏,争取这一部分的年轻人来了解科学,认识和热爱科学。”

关于平台 加盟平台 网站导航 帮助中心 联系我们
上海研发公共服务平台 沪ICP备10209921号-2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1232号